加拿大pc28微信群

推荐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游戏 > 推荐 > [财经]王思聪回应陪练!解读新职业游戏陪练师真的赚钱吗(3)

[财经]王思聪回应陪练!解读新职业游戏陪练师真的赚钱吗(3)

  “轻松月入过万”?想太美了

  通过自己的爱好特长获得可观的经济回报,是大多数陪练的初衷。但并不是每个陪练都能像建刚蛙一样成功走出“新手村”。

  比心陪练提供的数据显示,2019年,平台认证的陪练人数近300万,不过只有130万人通过游戏陪练赚到钱。

  其中,全职大神月均收入为7857元,兼职大神月均收入为2929元。当中不乏“月入过万”的大神,但要真正实现这个目标,对大多数人来说并不是那么轻松。

  “落叶归根,你归我。小姐姐,一起去王者峡谷摘星星么?”每天,凯子(网络昵称)都会发出上百条类似的私信邀请,寻找需要游戏陪练的“老板”。

  接单、打游戏,除了吃饭睡觉,一天十几个小时,构成了他近期的全部生活。

  凯子原本在广州一家教育培训机构做老师,疫情发生,公司迟迟没有复工通知,同事们暗地里都在找别的工作。他平时最爱打游戏而且还打得不错,在朋友的“安利”之下,他在陪练平台注册了一个账号,做起了游戏陪练。

  但凯子做陪练的第一个月收入只有六百块钱,即便每天在平台上花好几个小时发出邀请找客户,得到的回应也是少之又少。参与“人工派单”(客户可以提出自己的需求,陪练会进行试音,客户从中找到自己想要的陪练师)没有一次被成功选中,久而久之他开始焦虑。

  有困惑的不只是新手。莫然(网络昵称)入行两年多,是较为资深的陪练,虽然目前已经积累了一定的经验,但他明显感觉到,游戏陪练越来越不好做了,至少王者荣耀的市场饱和程度已经比较高。

  莫然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王者荣耀兴起的时候,他最多一个月能挣两万,少则也有一万、八千。现在接单量明显减少,每个月能有五六千收入已经很不错了。

  “虽然玩游戏的人在增加,但做陪练的人也越来越多了。如果没有自己的特色,是很难被看到的。当然,如果你声音甜美又会说话,或者游戏技术超一流的话,那会容易许多。”莫然坦言。

  除了竞争激烈以外,市场的快速变化也对陪练师提出了更高要求。他曾经中途离开陪练三个月,回来发现用户的喜好、流行的玩法全变了。“一时间很难适应”,又得重新学习和摸索。

  因此,做游戏陪练绝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。优秀的陪练,也需要拥有N种技能,除了具备一定的游戏技能,也考验着一个人的情商和沟通技巧、学习能力等多方面的素质。

  莫然表示,“别人只看到这个行业有多赚钱,却没有看到背后其实也要付出很多努力。”

  杜明江告诉记者,用户的核心需求主要有两方面,一方面是在技术大神的带领下,获得在游戏中畅快的胜利体验,快速提升自己的游戏技能和段位。另一方面,又带有一定的社交属性。这一情况下,游戏陪练不仅仅是高技术的游戏玩家,也需要了解用户的心理并灵活应变。

  在这一过程中,也会遇到一些目的不纯、来者不善的客户。

  建刚蛙委婉地表示,有的老板会想和自己聊一些让自己不太舒服的话题。遇到这样的场景,她会直接说明无法提供对方需要的服务,直接退单,后续和平台进行申诉。

  围绕社交的需求是天然存在的,当外貌和声音成为顾客下单的重要因素后,“打擦边球”的乱象也成了行业的一个问题。但随着行业发展越来越规范化,平台也加强了对于风控的管理。

  但在多位接受采访的游戏陪练看来,以上都不是最难克服的问题,而是当陪练“太累了”。把打游戏的兴趣爱好当成工作任务之后,身心压力也随之而来,接单容易变成一种机械式的重复劳动,职业倦怠、瓶颈来得太快。

  玩家活跃的时间段在深夜,晚上十点过后是大部分陪练最忙碌的时间,如果单子充裕,他们会连续十几个小时在电脑或手机屏幕前,陪老板们“奋战”到天明。

  “你问干这个工作会不会透支健康,我觉得对身体的消耗确实挺大的。春节期间单子比较多,我曾经连续半个月‘爆肝’(指通宵打游戏),真的很累,年纪再大一点可能就熬不动了,趁现在还算年轻,多挣点钱。”莫然今年24岁,已经在忧虑职业发展的问题。

  不是职业的终点,却有更多可能

  经过行业几年的发展,对于第一批进入这个行业的资深游戏陪练来说,如何解决职业瓶颈是一个现实问题。而对于平台来说,能否帮助陪练突破天花板,也关乎是否有更多的年轻人愿意加入到这个行列中来。

  在职业化发展路径方面,比心陪练与FPX、IG、eStarPro等多家职业电竞俱乐部深度合作,为热爱电竞的年轻人提供晋升通道,2019年举办的25次青训招募活动吸引超过10万人报名,层层淘汰后,共有10人正式入选职业战队二队或青训队。

  刚满20岁的李逍就是这当中脱颖而出的代表人物。天赋出众的他早早就给自己定下了成为职业选手的目标,仅用了三个多月的时间,其就从一名陪练大神晋级到青训选手,再正式入选IG二队成为职业电竞选手。

  但李逍这样的案例是极少数的。“普通陪练和陪练大神、陪练大神和职业选手,这其中的鸿沟其实挺大的。能成为职业选手,努力不可或缺,但天赋的成分或许更大。”他认为。

  成为职业选手很难,但如果只是成为官方盖章认证的电竞陪练师,通过努力就可以达到。

  2019年7月31日,中标委(中国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)发布了一份名为《中国电子竞技陪练师标准》的公告,电竞爱好者可以通过认定平台进行考核,合格者将被授予“电子竞技陪练师”官方职业技能认定。

  莫然正在备考职业资格证,“我爸妈总说我干这行是不务正业,我也不知道该如何跟他们解释清楚我在从事的职业,有了资格证会感觉自己的工作更有价值。在平台上,持有职业证书的陪练师,也可以获得更多的曝光和推荐。”

  在建刚蛙看来,做游戏陪练的收获不仅仅来自于经济物质层面的回报,更有人脉资源上拓展,通过平台创造更多社会关系,后者可以为年轻人带来意想不到的“机会”。

  拥有800多万粉丝的抖音大V森森(网络昵称)最早也是一位游戏陪练,在一次接单中偶遇MCN机构的老板,后者被他幽默搞笑的风格所圈粉,森森很快成为了MCN机构的签约网红,迅速吸粉,也把许多粉丝变成了自己在陪练平台的的“老板”。

  像森森一样“身兼数职”,通过陪练衍生更多可能性,或将成为未来的一个发展方向。

相关信息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