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拿大pc28微信群

中甲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体育 > 中甲 > 从广东华南虎的解散,看中甲、中乙的生存困境

从广东华南虎的解散,看中甲、中乙的生存困境

从广东华南虎的解散,看中甲、中乙的生存困境

这个冬天格外冷,坏消息不断。

2月3日,根据《足球报》的消息,广东华南虎俱乐部正式解散,成为了继四川FC后又一家寿终正寝的中甲俱乐部

中乙俱乐部的命运更加多舛。春节之前,延边北国宣布解散。曾经的中国足球重镇延边又一次从中国职业足球的版图中遁形。这渐趋成为普遍现象,很多中甲中乙俱乐部生存状况并不理想,游走于破产的边缘。

很多效力于低级联赛球员们也过着朝不保夕的日子。足协曾经酝酿的中乙30岁以上限制令,更是让很多球员们寒了心。

疫情当前,新赛季的中甲、中乙联赛开赛同样遥遥无期。身处经济的寒冬,又遭遇突如其来的疫情,中甲、中乙俱乐部及球员们的命运更令人揪心。他们本应该是中国足球大厦的根基,却往往成为牺牲品。

究竟是哪一只幕后“黑手”将他们推向了万劫不复的深渊?

一家又一家俱乐部的离奇消失

从广东华南虎的解散,看中甲、中乙的生存困境

上个赛季中段,上海申鑫将解散的消息一度甚嚣尘上。申鑫真若中途解散,将给中甲带来一地鸡毛,还有可能引发连锁反应。上海足协做了很多努力,最终让苦苦挣扎的申鑫走完了最后一段旅程。

申鑫之外,四川FC也因为“欠薪”屡屡登上媒体的头条。广东华南虎和老牌劲旅辽宁队同样都在为生存发愁。甚至是被认为根红苗正的北体大也一度传出了欠薪的传闻。

即便是一些中上游的球队,也缺乏杀上中超的万丈雄心。中甲联赛最后一轮,贵州恒丰和长春亚泰斗志尽失,拱手将冲超的资格让给了赛前并不被看好的石家庄永昌。

中乙俱乐部的日子更不好过,延边北国没能熬过这个春节。这家俱乐部仅仅存活了三年零一个月。而有生存之虞的远不止延边北国一家,大连千兆、吉林百嘉等俱乐部的处境也并不妙。

大面积解散潮早已风起云涌。中甲上个赛季开始之前,延边富德解散,陕西队紧急入替。同时,上海申梵和深圳人人宣布退出中乙联赛。直到3月份,中国足协才最终确定了参加2019赛季中乙联赛的球队名单。

一个残酷的球员生存样本

俱乐部突然解散,率先遭殃的当然是本土球员们。外援人数不多,也并不愁找工作。当大多数中甲、中乙俱乐部生存状况堪忧,很多球员找工作难度陡增,也面临着降薪的风险。

我认识一个上赛季征战乙级联赛的球员(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,就不提供他的姓名了)。年轻的时候,他曾经入选过国青队,后来辗转于河北中基、湖南湘涛等低级别球队。他上个赛季在乙级联赛还是交出了亮眼的成绩单。

随着合同到期,28岁正值当打之年的他面临着下岗之忧。之前,有消息称,中国足协计划出台限龄令:中乙每场只能上3名30岁以上球员。消息一出,舆论皆惊。U23/U21政策本身就够无厘头了,限制老将的出场更是滑天下之大稽。

在舆论的弹压之下,这一政令胎死腹中。但对于中生代、老将们寻觅合同还是产生了直接的影响,增加了他们找工作的难度。

“国内现在大环境不好,对老队员的生存空间压缩很严重。现在全都是维护小孩,搞得老球员快没饭吃了。我们这些当打之年的球员也很尴尬,没准都没球可踢了。”这是该球员向我吐露的心声。

我相信,这绝非孤案。他们曾经也是天才少年,但因为种种原因,在职业生涯中后期委身低级别联赛。这有些残酷,但尚能理解。完善的梯级联赛体系,可以给他们一个完整的职业生涯。但随着外部生存环境的恶化,很多中生代球员被迫在盛年终止职业生涯。

90后的职业球员们,已经在失业浪潮中呛水了,这何其残酷。

泡沫破灭,最惨的其实是他们

从广东华南虎的解散,看中甲、中乙的生存困境

从本质上来说,中国足球职业联赛约等于中国房地产联赛。

中超联赛迅速崛起,一度被誉为“世界第六大联赛”,背后最大的推动力就来自于房地产。以恒大入场为分水岭,大量的房地产商挥舞着金钱大棒排队鱼贯而入。

恒大王朝的缔造,以及随之营造出的中超盛世,与房地产的大繁荣休戚相关。大牌外援风云际会,本土球员的合同也水涨船高。

几亿,甚至几十亿,对于坐上了火箭的房地产商来说并不伤筋动骨。他们通过资足球俱乐部可以提升品牌价值,还有可能撬动政府资源。足球俱乐部是否盈利并不在房地产老板们优先考虑之列。

中甲、中乙联赛一度也热闹非常,因为有房地产商在搅动这池春水。球员的合同溢价严重,泡沫撑起了中国足球的虚假繁荣。

足球这座贫瘠的矿产总有被挖空的一刻。资足球俱乐部的品牌价值会呈现边际效用递减,所能攫取的政府资源也是有限的。尤其是最近几年,房地产市场行情看衰,房产巨头们都意兴阑珊了。

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中超联赛虽受波及,尚不足以撼动根基。中超的泡沫,在低级别联赛里产生了放大效应。中甲、中乙俱乐部没有造血能力,又缺少媒体曝光,在与政府的博弈中缺乏资本,投资人不会傻到一年又一年扔上千万的钞票听不到任何响声。

足协拟定限薪令试图扭转这一局面。但,限薪不足以让投资人回头。当俱乐部无法成为赚钱的生意,所谓的限薪也只不过是让他们少赔钱而已。何况,足协时不时还冒出个奇葩规定,更是折磨着投资人的神经。

绝大多数的投资人掺和足球这趟浑水,往往都带有其他功利性。王思聪曾经说过,搞足球的都是那啥。这么浅显的道理,涉世不深的小王都能看明白,这些比猴还精的投资人能不明白吗?

当经济处于下行通道,且足球俱乐部身上的附加价值在下降时,很多投资人四散而去。苦了这一批还有梦想的球员们,留下一个烂摊子让中国足协来擦屁股。

低级别俱乐部的生存困境是一个死胡同。中国足协走不出这个死胡同,中国足球就没有未来。但是,如果死胡同能走通,它就不会被称之为死胡同了。

这就是中国足球所面临的一个悖论。为这个悖论埋单的,并不是中国足协,而是大量混迹低级别联赛为稻粱谋的普通球员们。他们不是天才,但在一个正常的足球环境中,他们配得上过体面的生活。

相关信息: